奉化摄影、奉化摄影家协会官网

跳绳女孩当然不可能在家, 她奶奶在. 我说了来意, 老太太半天没听懂. 看我拿出照片, 好像恍然大悟,瘪瘪的嘴连声"哦". 弯着很难直起的腰, 凑着门口的光亮, 看了起来. "噢哟, 还跳来半当中来, 赞哦, 赞哦"
IMG_8983 副本.jpg
溜达到官司女人门口, 她们家一长溜, 应该敲哪扇呢? 正犹豫间, 她那两条上次就把我吓得不轻的大狗忽地狂吠起来. 吠声引出了官司阿姨. 端着饭碗出来了. 她是所有收我照片的人中, 唯一立即认出我不需要我解释的人(除了老刘), 显然, 她等这张照片好久了.
IMG_8987 副本.jpg
石碾子阿姨没回来, 中年汉子还是不在, 老刘客人还没走, 毛衣老太的门依然紧锁着. 于是找起了另外几家. 晕头转向间, 就遇见了这位老太, 在做着针线并和几个女人聊天,很上照, 于是找借口, 拿出没有发出去的照片晃悠了一下, 果然都起了兴趣, 我也就顺势拍了起来. 老太83, 来到草鞋湾整整70, 原来是龙华的本地人. “草鞋湾最早什么样子也不知道了, 我到这里来的时候,这里老吓人的, 都是荒地, 我们那时都到黄浦江里打水吃的”. 看到那位90岁老太的照片, 她显然很熟"老太是90岁了, 只有一个囡, 囡又养了一个囡, 屋里房子老多的, 有什么用, 就一个囡. 老太老罪过的, 一共养了10个咧, 就剩下这个囡, 这个囡, 还有一眼眼…….!" 老太边说边指指脑门. 说这番话时, 老人有些怜悯, 却也有三分得意, 显然, 老人自己的晚年要比90岁老太好得多, “笑到最后, 笑得最好”, 或许她们不知道这句话, 但显然, 她们是同龄人, 他们或许已经比了一辈子了.
IMG_9059 副本.jpg
老刘终于有空了. 他一个劲地说要怎么谢我. 问他老太回来没有, 他说没有, 我说等老太回来了, 我再来帮你们俩拍, 他又一个劲说谢谢, 说不用, 太麻烦了. 我心想, 你真要谢我, 就让我拍吧. 当然, 没说出口.
IMG_9102 副本.jpg
斜对面的毛衣老太的门还是锁着. 隔壁人家的马桶已经收回去了.
IMG_9112 副本.jpg
黄昏了, 人们都回家了, 后面的照片, 基本都没费力就找到人了. 巴西龟大叔穿戴整齐, 好像正准备出门.
IMG_9140 副本.jpg
丫杈头老伯, 正在用着他的古董丫杈头收着衣服.
IMG_9141 副本.jpg
转身从丫杈头老伯家出来, 便赫然看见这只鸡躺在案板上. 是晚饭的时间了, 可不知为什么, 这只鸡, 总让我心中有些异样.
IMG_9148 副本.jpg
再前几步, 一家人家正在办丧事. 这家人家我曾经拍过, 当时的画中人是一位在拣菜的中年人. 只是不知道今天丧事的主人公是谁? 我快步地走了过去.
IMG_9149 副本.jpg
90老太家也找到了, 她不在家, 去看病了. 她女儿把门开了条缝, 收了照片, 小声说了谢谢就关上了, 我没能拍上照片. 如果是老太在, 会和我说很多话的, 我想. 最难找的是卫生阿姨家了. 但毕竟, 对于这样的老弄堂来说, 终究不是难事. 这是我无法形容的地方. 她家在二楼. 当着家门就是通向阁楼的梯子, 于是门也无法开全. 她老伴来应的门, 我把照片从半开的门里递给了他. 阿姨听见响声, 从阁楼上下来, 但因为门开着, 她也就下不了楼梯, 只能从门槛上探出了头, 却是很热情......
IMG_9153 副本.jpg
底楼昏黄的楼梯间里, 几家人家一起在做晚饭. 一位阿姨正在翻炒着大蒜, 里面还放了辣, 我最终还是没忍住, 强烈地咳嗽起来......
IMG_9161 副本.jpg
石碾子阿姨和中年汉子今天应该是遇不上了. 再次来到毛衣老太门口, 门还是锁着. 声音惊动了隔壁的男子, 他探出头来. 我于是顺势问他, 隔壁老太见到没有. 伊走脱了”. 走脱了,去哪了?” 走脱了呀, 就是去脱了.”: 我突然明白过来, 老太走了, 去世了! 真的?’ 我言不由衷地挣扎了一下. 这种事好开玩笑的伐? 过两天要做三七了”. 我嗫诺地应了一声, 便没有了话. 这张照片好像是几个礼拜前拍的, 要做三七了, 就是说, 拍完没多少时间, 老太就去世了. 这张照片, 可能是老太此生最后一张照片了. 又到黄昏时分, 我拍过的那群弄堂里的鸽子又盘旋起来, 飞得低时, 扑啦啦地, 听得见振翅的声音......
9190.jpg
隔壁男子回了自己的屋子, 我一下子不知道该走还是该留. 看着紧锁的门, 再看看手里的照片, 就想起了几个礼拜前的情景----- 这是一个断头的支弄堂, 10几米深. 本不想进去, 但还是抬起了腿, ---摄影的人都这样, 生怕漏了什么好镜头---. 最里间的门开着, 角度的关系, 先看到这只猫, 蹲在凳子上, 打着吨, 被我的脚步声惊动, 倏地就跳开了. 再往全, 就出现了这位老太. 静静地, 在竹凳上打着毛衣. 见到我, 淡淡地带着一丝热情. 怕她不让我拍, 我于是先和她聊起了她的猫. 老太有点苏北口音, 启东人. 说话间, 猫又回来了, 警惕地看看我, 犹豫间又跳上了凳子. 可当我举起相机, 又吓得退了回去. “它有点怕生, 平常弄堂口也不出去的, 不大见到生人的”. “” , 我应着, 心里却涌上一丝酸楚. 我于是索性蹲着不动, 相机也举着不动, 就从镜头里看着猫, 其实也看着老太. ‘咔嚓“, 猫又吓走了, 如此反复多次, 猫终于不走了, 可还是警惕的注视着我, 将象这照片里一样. 一边拍, 一边和老太搭着话. 里间的那盏昏黄的灯, 勾勒出老太的脸. 我告诉她, 我会来送照片的. “我在的, 我在的, 又没得什么地方去”. 现在,老太有地方去了,她去了天堂......
9191.jpg
两天后, 我又来到老太家. 老太的媳妇和女儿,正在给她做三七.
IMG_9224 副本.jpg
媳妇说, 老太说起过, "有人来给我拍照, 他说要来送照片的". 是的, 我拍过, 我也来了, 但是我来晚了. 我把照片放在了老太的跟前.......
IMG_9249 副本.jpg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我们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奉化市摄影家协会官方网站 ( 浙ICP备17057954号-1 )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
现在加入我们,注册一个账号账号登陆